转变_弃妃要翻身

2017-05-10 15:17 编辑:厍醉波

丛飞网,丛飞,从飞,散文精选,古诗文,古诗词,诗人的故事

转变     龙默默后退了几步,远远的避开了他,她大口的喘着气,身子瑟瑟发抖。    “怎么,想为他守身吗?”    凤冷冽无情的冷笑着,他以为她是被逼得,他以为她是爱他的,原来一切都只是他的痴心妄想。    “冽,你要相信我,我从来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!”    龙默默不死心的对他说到,她知道是他误会了,只要是误会,就会有解开的一天,只是希望到时候,不会太迟。    “没做对不起我的事?是吗?”他慢慢的靠近她,动作缓慢而危险,犹如一只盯着食物的猎豹。    龙默默被他吓得不停的后退,最后被逼到墙角,无路可逃。    他的大手按在她身边的墙上,把她圈在中间,温热的气息不停的喷洒在她的面颊上,“证明给我看,你的身体就是最好的证明。”    他的眸光中满是鄙夷,刺得她的心生疼,一种深深的屈辱涌上心头,她双手环胸,身体靠着墙,不断的下滑。    为什么,他为什么要这么做,相信她,就真得那么难吗?    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地上缩成一团的人儿,眸中闪过一丝情绪,他踉跄的后退了两步,逃也似的离开。    暴风雨来的总是毫无预兆,这一夜,他注定无眠。    凤冷冽不安的在屋中踱着步子,这么大的雨,那个简陋的房子,能遮得住吗?    她一个人在那里,会不会害怕,    她刚刚受到了惊吓,要是再淋雨的话,她的身体肯定会受不了的。    他的脑里,心里,全都是她,即使他刚刚已经确定她是自愿嫁给别的男人的,她甚至还让人去刺杀他……。    “该死的!”实在是熬不住对她的思念,凤冷冽不顾外面的倾盆大雨,冲了出去,以最快的速度掠向龙默默所在的陋屋。    守门的侍卫因为大雨的缘故已经离开,门紧紧的锁着,如果真得有什么事,即使她呼救,也不会有人发现,而那个房子在大雨的冲刷下,已经摇摇欲坠。    他用掌力震开了那扇门,眸光在黑暗中不停的搜索,终于看清了风雨中那瑟瑟发抖的身影。    她仍然保持着他离开时的姿势,整个人缩在墙角,雨水无情的打在她单薄的身上,冷风的吹拂让她显得更加的飘零瘦弱。    突然,一根横木落下,这简陋的房子马上就要塌了。    凤冷冽快速的抱起她,撞开了那已破损的窗子,跃了出去。    他的脚刚一落地,身后的房屋轰然侄塌。    凤冷冽回身望着雨水中的那片废墟,把龙默默紧紧的抱在了怀中,好险,他差一点就要彻底的失去她了。    想到这个可能,他几乎快要不能呼吸了,就连心跳都乱了该有的节奏,身体忍不住的颤抖着,抱着她的手更紧了。    原来在生死面前,一切的爱恨都变得那么的微不足道。    凤冷冽抱着她回到了他的居所,把她放到床上,看着她痛苦的表情,轻声唤到,“默默,醒醒!”    她却根本没办法回答他,小脸白得吓人,秀眉紧紧的拧着,打上了一个死结。    他的手轻轻的碰触她的额头,看清了她额头上的疤痕,    也看清了他对她的残忍。    “该死的!”他低声诅咒,她发烧了。    黑眸中闪过一丝挣扎,他深吸了一口气,快速度的褪去了她身上的湿衣服,她的皮肤因为寒冷而微微发红。    她的身上就只剩下一个水蓝色的肚兜和里裤,他的手迟疑了一下,最后还是别无选择的扯下那最后的遮挡。    她完美的身子直直的撞入到了他的眸中,让他的瞳孔猛的收缩,身下迅速起了惊天的变化。    他慌乱的抓起一旁的被子,把她裹住,生怕再多看一眼,他就会把持不住,做出伤害她的事情。    隔着被子,他把她抱在了怀中,让守候在外面的人去准备热水。    他的下身仍然胀得发疼,他却不再有下一步的动作,只是轻轻的吻上她濡湿的头发。    他贪婪的呼吸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,仿佛永远也闻不够。    第二天,暴风雨所造成的混乱已经被人清扫干净,温暖的阳光洒进屋内,落在了床上相拥而眠的两人身上。    龙默默睁开眼,有些呆愣的望着紧紧的抱着她的凤冷冽。    她是在做梦吗?只有在梦里,他才会这么温柔的抱着她。    她甚至不舍得眨眼,生怕一眨眼他就会消失了,想起昨晚他对自己的恶言恶语,她心痛得快要不能呼吸了。    她颤抖的伸出小手,在另一只手上掐了一下,“不痛,原来真得是在做梦!”    她的眸中闪过失望,低下头喃喃自语。    “你掐得是我的手,你当然不痛!”凤冷冽不悦的望着她,想睡个安稳觉都不行。    龙默默惊讶的抬头望着他,他的眸中依然冷漠,却少了那些骇人的锐气。    凤冷冽冷哼一声,翻身下床,拿起一旁的衣衫自顾的穿上,而龙默默只是坐在床上呆呆的望着他。    “还不快给朕滚下来!”    他的口气中满是不耐。    龙默默惊得从床上跳了下来,赤着脚站在地上,清澈的水眸紧张的望着他。    “你……给朕上去,难道你还想生病吗?”    “……”龙默默又迅速的跳回了床上,她还是不明白,这是怎么回事,她怎么会在他的房间。    而且昨晚他们还睡在一起,想到这里,她的脸腾得红了起来,犹如染上了朵朵晚霞,娇艳异常。    “别胡思乱想,朕只是怕你死了,找不到报复的对象!”凤冷冽别扭的说完,转身离开了房间。    出门后才惊觉,他睡觉的地方和处理政事的地方,都是在这个房间里。    那现在,他要去哪里?    再回去是不可能了。    正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,一个声音响起,“冽,你站在这里干嘛,怎么不在屋中。”    钟离荨手中端着一碗参汤,身形袅袅的向他走来 show_style;
分享到:
收藏+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