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就爱了

2018-04-04 07:26 编辑:乐以蕊

丛飞网,丛飞,从飞,散文精选,古诗文,古诗词,诗人的故事

    去年初夏,皮肤莫名其妙的过敏,身上常凸起几条红色的痕,两条胳膊既红又肿,且奇痒难忍。于是不得不去了几趟医院,按照医嘱,只穿纯棉的衣物,每日喝大碗的中药,晚上下班,还要用盐水浸泡、冲洗,事后敷上各类或液体或膏状的药物。几天下来,人瘦了一圈,症状却未根除,依然是时轻时重。烦躁之余,便生出了自虐的心,使劲的挠使劲的抓,弄得自己一身伤痕,但痛痒之感还是难以减轻。无奈之下,干脆医院不去了,抓之挠之的兴趣也没了。红也罢、肿也罢、痛也罢、痒也罢,听之任之,随它自生自灭吧。

    几日后,见到一久未谋面的朋友,说起一些久远的尘事和一些渐渐淡忘的爱情,心下猛的怔仲,曾经那么刻骨铭心的情感,一些让人哭过笑过的情节,自己竟然长时间没有想起过?那些依依不舍的眼神,恋恋难忘的情怀,曾经是那么拼命地想要忘却,可是偏偏忘不了,于是伤了自己疼了自己,多年以后的今天,无意中翻出来晾晾晒晒,竟发现山盟海誓已经成了别人的语言,曾经有过的一些激动与兴奋只是生命的一段过往罢了。

    世事大抵如此吧,在经年的风霜中当你想尽一切办法,想要抛弃或遗忘一些过往的旧事,可它偏偏挥之不去,任你挤之压之揉之拔之,结果只是徒劳。紫陌红尘中季节轮回,我们山一程、水一程,经过无数驿站,迈过无数心门。在某个安逸的秋天,拨开满目苍翠回首望,才会发现沧海桑田,心已如绿洲,生了太多的根,发了太多的芽,那些无论是爱过的还是恨过的人或事,都已经成为生命的过去式,有些被你精心的呵护着,于是长得根繁叶茂,有的被你遗失或忘却了,因此已渐渐凋零,失去了当初的模样。

    就好象常听到有人抱怨,怨自己当初怎么会爱上那个人,其实,爱就爱了,很多事情没有对于错,爱亦如此,重要的是:是否真真正正、是否认认真真、是否干干脆脆,是否纯纯粹粹的爱过。别去计较什么,所谓得失,所谓代价,都不过是借口和语言的技巧罢了,抱怨得多了,就如给自己的心套上枷锁,水份与营养都无法渗入,日子久了,心也干涸枯萎了。   一周后,过敏的皮肤终又莫名其妙的好了。不痛了、不痒了,两条胳膊也不再肿了,指甲划过,也没有了红色的痕。

分享到:
收藏+0